孩子,這事你做得棒!

2013-07-24 | ◎江謝美華(沙崙信心聖經教會師母)

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才華與恩賜,恩賜需要有人挑旺起來;神也要我們各人發現並善用自己的恩賜!

最近看了企業家嚴長壽先生在台灣各地演講的DVD,主題是「教育應該不一樣」,我心中也感觸良多。他提出台灣教育的問題,也憂心我們教育的未來。

嚴先生質疑,到底我們教育的核心價值在哪裡?台灣各大學招生人數與出生人口的比例,幾乎已經到了一個人平均可以讀兩所大學了。然而,政府花了這麼多錢,卻仍然讓大家讀一些沒用的東西。家長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,硬是逼他們去補一些自己不擅長的科目;而學校(或補習班)的教育,也只是訓練孩子成為考試的機器,非啟發式的教育,導致孩子上課只想睡覺,卻不知道自己要什麼。

 

我們教育的核心價值到底在哪裡?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。的確,很多人到了很大的年紀都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。因為我們一直有一個迷思,就是如果我功課不好、成績很差,我大概就沒什麼前途。

 

問題兒童竟成世界級編舞家

名導演魏德聖曾說,他小時候的功課不好,讓他很自卑。他從小就愛講話、愛編故事,想不到這種不被肯定的「天賦」竟然成為拍電影需要的基本能力。享譽全球的當代編舞家吉利安‧林恩(Gillian Lynne)曾與韋伯合力寫出《貓》與《歌劇魅影》的音樂劇,在年輕時也曾讓母親十分憂心。學校認為她是問題兒童,需要轉介到特殊教育的學校去。

 

結果媽媽帶她去看心理醫生,經過醫生的觀察之後,他說:「吉利安沒有病,她只是有跳舞的天份,帶她去上舞蹈課吧!」還好有人看出這孩子的需要,媽媽也照著醫生的建議去做。如果換成別人,或許會讓她吃藥,要求她不要隨便亂動呢!

 

我們的教育太重視學科能力,以至於漠視其他能力的重要性。《讓天賦自由》這本書的作者肯‧羅賓森(Ken Robinson)博士特別提到:「教育體系其實不需要改革,他們需要的是轉型。轉型的關鍵也不是追求一致性,而是要適應個體的需求,發現每個孩子的天賦。我們營造的教學環境必須讓孩子產生學習的慾望,並自然地發現自己真正的熱情。」

 

在鍾情領域如魚得水

他表示,許多人把熱情拋在一邊,從事不十分熱衷的工作,只為了獲得物質的安全感。事實上,你為了維持生計而接受的工作,很可能在未來十年就會被發包到海外去。管理大師彼得‧杜拉克(Peter Ferdinand Drucker)曾說:「一個成功的人有兩個因素,就是發現自己的天賦並且善用自己的天賦。」

 

肯‧羅賓森認為要發現自己的天命(即天資+熱情),兩個先決條件就是「態度」與「機會」。歸屬於天命的次序大約是:我有、我愛、我要與在哪?

「我有」:就是我在某方面有與生俱來的天份,並且讓我靠直覺就能感受或理解某個學問的本質。要先瞭解自己有能力做什麼,才能知道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。

 

「我愛」:指的是你個人在某方面的熱情,而這個熱情讓你能持續不斷的練習並享受其中。「我要」指的是你的態度,你如何看待自己與環境,如何創造並把握機會,基本上就取決於你對自己的期望。

 

「在哪」:指的是積極尋求機會,並多方探索自己的可能性。

 

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才華與恩賜,父母要做的就是幫助孩子尋找出自己的恩賜與熱情的所在。有些人可能學科不行,但其他能力卻很強。

 

我女兒就是一個例子。她從小數學不好,國語文也很差。由於小學前四年的教育都在國外,使得她唸書比同年齡的孩子都辛苦。學校老師不准學生看漫畫,我們卻鼓勵她用漫畫學國字。還好她喜歡畫畫,也深受美術老師的重視。結果考大學用甄試入學,考上了台藝大雕塑系。在系上她如魚得水,術科成績皆名列前茅。

 

讓天賦恩賜有所發展

保羅鼓勵提摩太:「將…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」(提摩太後書一章6節),可見恩賜需要有人挑旺起來。神也要我們個人發現並善用自己的恩賜(馬太福音廿五章),祂要我們成為一個忠心良善的好管家。

想一想,我有何恩賜與才幹?我在哪一方面有最大的熱情與渴望?我有何獨特的性情與特質?更進一步地,我們還要想一想:神給我什麼呼召,讓我能在什麼地方好好被神使用?當我能誠實認識自己並發揮自己的恩賜,那麼我們也才能幫助孩子及別人認識、並發揮他們的天賦。